在开车边缘展翅高飞

这里柴君 喊我阿柴就妥

人生格言:
在开车边缘展翅高飞

双11是不是要来把刀子呢🤔

“我们可是史上最可爱的!呆毛姐弟!”


————

稍微除个草————

一直不明所以的长得又可爱又帅(????


谢谢天狗把拔帮我们拍美美的照片

也谢谢凯萝当我最可爱的老姐!


最后希望大家能喜欢这次的作品

我们下次再见啦!


艾比/凱蘿(@凱蘿kiara )

埃米/柴君 (@在开车边缘展翅高飞 )


摄影赞叹/天狗把拔

“游走世界,试图纪录些什么,证明些什么。”

###
原本应该是要昨天放的,结果我忘了(好喔

这套是我自己私设的摄影师paro的卡米尔
拍起来特别有种怪异的沧桑感(?
除了阿霖,他把我拍得好像哀抖ㄛ(??

总之谢谢这次帮我拍照的所有摄影
也希望大家喜欢这次的作品!

摄影/1p-3p 阿赤 4p-7p 秋秋 8p 时予 9p 阿霖

这边是昨天场子上的我辣辣的团员们💓
谢谢大家接受我的邀约陪我出了这套(开始哭

也谢谢摄影一直不停的帮我们重拍、让我们大家都可以当小仙女
是说我的团员们都超瘦的我觉得压力超大的😭😭😭😭(觉得自己世界胖

这边偷偷艾特了禽老师@来跟着叫试试? 希望不会打扰到您

安迷修/瑀空(无)
雷狮/凯萝(@凱蘿kiara )
嘉德罗斯/叛叛(@叛叛 )
格瑞/柴君(@在开车边缘展翅高飞 )

摄影赞叹/天狗把拔(无)

“总觉得⋯⋯什么都做不到。”

####
这组照片的特色就是你会发现饮料会越来越少(很渴的人

谢谢天狗愿意帮我拍我的so酱,总是觉得自己长得很丑,谢谢天狗大佬让我这么好看😭😭😭

之后还有约要拍打歌服的!超级期待啊😭😭😭
希望下次我能长得更好了.....!

也谢谢泉泉就算无聊的要死,还是陪我拍完了这组照片!

最后,希望大家喜欢
先感谢大家的爱心蓝手啦!

逢坂壮五/柴君

摄影赞叹/天狗

安雷 学趴 《Normal》

很平凡简单的安雷学趴,我会写得很跳脱,所以时间会流逝的很快(?
基本上我不是个很会写文的主,所以不要期待文笔,突然沙雕起来请也不要意外

那如果没问题的话就开始吧!

####

“从平凡中创造不凡。”

####
最初,我们对对方毫无兴趣。不会特别去注意他,更别提尝试与他交谈了。

我们就像两个世界的人。

他人缘好、成绩不错,连外貌也像是被天神眷顾一般的好看。是班上的社交中心,同时也是班草。
他所拥有的,就像每部恋爱小说的男主角,那样的完美,吸引所有人的目光,得到所有人的关注及称赞。

而我,就只是个再平凡不过的高中生⋯⋯除去我是资优生兼班长的部分的话,确实平凡的让人不会想多注意两眼。
每天也就跟我的平凡一样的,无趣且一成不变。就像循环一样的,几乎没什么变化,就连假日都有既定的日程。

在我的人生里,变化好像就是失常。但对他来说,变化才是他人生当中的正常。

“安迷修,在想什么?”面前的靛发青年持着汤匙,在他的眼前来回晃动着,似是想引起自己的注意。

闻声,他才连忙回过神来。看着眼前的绛紫,他好似又回到了最初会被这双璀璨蛊惑的年纪。纵使过了六年,眼前的爱人还是一样的好看,时间在他的脸上留不下一丝的痕迹。

“没什么。”他勾起了一如既往的微笑,随手盛了一匙马铃薯泥,往对方的嘴边送去。

“在想你怎么能这么好看。”

“少噁心了。”青年一边吃着方才安迷修喂给他的马铃薯泥,一边语带嫌弃的说道。然纵使语气上再怎么的嫌弃,耳尖的微红还是出卖了他的想法。

闻此,安迷修不禁笑了起来。

回想起六年前,两人被分在同一班三年,从没有交集,到了现在常伴身侧。一切都是那样的奇妙且不可预测。

他成了我人生中最大的变化,而这个变化的起始,便是从高一下学期的那件事情开始。
####
“欸.....?”一早突然被叫到导师办公室的安迷修,就这样被托付了一项麻烦的任务。原因就因为他是班长。

他很不明白为什么要找他这个班长,找副班长不行吗?再不济也有风纪吧⋯⋯

拿着班导师塞给他的这几天的教学范围,他满脑子混乱的走回到了班上,在他的位子上呆坐了下来。

他正在消化班导师刚才拜托他的事情。

回想十分钟前,他被同学告知班导师在找他之后,便赶往了办公室找导师,没想到却因此被托付了一个麻烦的任务——因为雷狮这几天不明原因旷课,又都不接电话,要他放学后去他家里看看。顺便带着这几天的上课进度去。

他就不明白了,为什么是他。不找副班长和风纪就算了,为什么不找他的那些朋友呢。

⋯⋯算了,他也是明白的。虽然平时会在一起玩闹,但通常到这种时候,大家都会希望麻烦的事不要找上自己,就算那个麻烦事,是平常常玩在一起的“朋友”也一样。

“唉⋯⋯”他轻叹了一口气,将方才导师托付自己交给雷狮的资料收到空的资料夹内后,便塞进了书包。

结束了一天的课程,安迷修收拾完东西,便迅速的离开学校,往导师给自己的雷狮家去。他晚一点还有打工,没有太多时间可以给他耗。这也是为什么他对导师的交代这么不悦。

他的双亲早亡,拉拔他长大的师傅已经年老,若是缺少了他现在打工的钱的话,生活肯定会变得更加辛苦的。他不忍师傅年纪这个大了,还要为了他外出工作。

花了点时间找到了雷狮家的门牌,他先是按了几下电铃。然没有人应。然后他尝试敲门,但也还是没有动静。

这下问题严重了,没人应门。

他开始在想雷狮是不是出了什么事⋯⋯不过也有可能单纯只是翘课加翘家而已,毕竟就他平常给人的印象,确实像是会这样的人。

在思考之际,他的手中不小心压到了门把,而大门就这样被他轻易的推开了。这样的事情发展,让他心中的警铃大响。

不会这么准吧?!雷狮真的出事了!?

他连忙走进屋内。房子的格局很简单,一推开门就是客厅,房间内的窗帘都是拉起的,这让没有开灯的房内显得更加的昏暗。

除了被安迷修推开的门口处,透进了些橘红色的阳光,整个房间内没有其他的光源。

他小心的走进屋内,在墙上摸索了一番后才找到电灯开关。他打开了房间内的灯,房间一下子光亮了起来,他的眼睛一下子无法适应。

待到眼睛适应之后,他稍环视了下屋内。雷狮就躺在沙发上。

似乎是因为突然亮起的灯光,他皱了皱眉后睁开了双眼。一清醒的他,先是稍微浏览了下四周,接着才定眼到了站在自家门口的安迷修身上。

“原来班长大人的兴趣是私闯民宅啊。”他慵懒的坐起了身。一边抓着自己被压塌的头发,一边调侃安迷修道。

“⋯⋯班导要我把这个给你,然后问你这几天没去学校是怎么了吗?”安迷修无视了雷狮的调侃,从书包翻出了稍早导师给的资料,一边对着雷狮说道。

“不是很重要吧,不用管我。”闻此,雷狮的回覆依然字字带刺。但安迷修依然不与理会,他没有太多时间去在意这个人。

他走到雷狮身前,将资料放到了茶几上。抬起头,打量了下半卧在沙发上的雷狮。突然,安迷修伸出手摸向了雷狮的额头。见此动作,雷狮有些想躲,但却被安迷修挡住了动作。

“你发烧了。”他有点像是自言自语的说着。

“我说了不用你管。”雷狮眯起了眼,看上去似乎有些气愤。他抬手拍开了安迷修的手,眼神中带着些许的敌意。

安迷修收回手,拉开了和雷狮的距离。然后他从书包摸出了退烧药,后将其放到了资料的上方。

“嗯。不嫌弃就吃一下药吧,生病要多喝水也要吃点东西。那我先告辞了。”他丝毫不在意雷狮对他说了什么。他只是选择尽关心同学的义务而已。

所以将感冒药放好之后,他便离开了屋内。

离开时,还顺便帮他锁了家门后才离开。从刚才的对话,他大概能推敲的出来,雷狮大概是一个人住外面,所以才会发烧了三天都没人注意到。

也许明天还得要再过来一次也说不定。他抓了抓有些蓬乱的头发,低头沉思了下后,才突然想到自己待会还有打工的。

他连忙骑上脚踏车,火速赶往工作的地方。

在休息室换上了制服,对镜稍整了下仪容后,他便推开了休息室的门。门外是一片的灯红酒绿,欢闹声此起彼落,络绎不绝。是的,他工作的地方是,酒吧。一个只要被学校的任何一个人知道,就有很大的可能会被惩处的工作场所。

他走到吧台后,与前一班的同事交换。

这也是没办法的,除了在酒吧打工之外,没有其他工作是可以让他负担两人的生活的。虽然政府还是有给些补助金,但只有那些还是不够支撑两人的生活。

他看着手上的玻璃杯,一边擦着表面,一边在心里想着下了班之后的有什么事情要处理。

生活一如既往的固定,却也一样的让人喘不过气。需要维持的,需要隐瞒的事情太多了。这并不是一个16岁的男孩能够撑着的,但他也还是尝试做到完美。

他的一天总是如此的紧凑,就算很累,他的心底却也没有任何的怨言。对他而言,这是应该的。

日子一样继续的过下去。在他去看雷狮的隔天后,他便到学校上课了,虽然看得出来还是有些感冒,但大体而言好了很多。

看来他有吃药了,安迷修在心里想着。他收回了放在被众人包围的那人身上的目光,却不知当他把视线收回时,那人也抬起头看向了安迷修。

每天还是一样的平凡,一样的紧凑,一样的让人喘不过气。

虽然如此,但因为知道雷狮还在生病的状态中,他总会把一些多出来的饭菜,装到便当盒内,塞到他的抽屉里。因为他总是吃些垃圾食物,这样病是不会好的。

我只是希望他的病快点好起来而已,这只是尽班长的责任而已。安迷修在心里默想着,他在尝试说服自己,说服自己对他的注意不是反常,这本就该是他生活的一部分。

“安迷修,我说过不用管我。”结果自己的在心里说服了自己半天的好意,就这样被当事人丢了回来,这让安迷修不禁在心里咒骂了几句不好听的话。

“你生病了,要吃点蔬菜才会好得快些。”安迷修在内心深了呼吸,接着才又开了口,语调还是一样的平稳,但眼神却透露了他的不悦。

他把雷狮换回来的便当盒,塞回他的手中。带着微笑的塞回去。

在他不知不觉⋯⋯又或者是假装不觉中,有些事情改变了。他发现他投注在雷狮的目光变得越来越多。

“呐、安迷修,还你。”在走出教室之前,雷狮将便当盒放到了安迷修的桌上,一边说着。

“噢⋯⋯谢谢。”他顺手的收起便当盒,这一切变得如此的正常。

他不知道是从雷狮把感冒药还给他开始;还是从他一开始会跑来嫌弃,他好意塞到他抽屉的便当,到后来会自己把餐盒还回来开始;亦或者是当他注意到他们俩的接触开始多到让他可以遐想开始。

他开始无法适应这样的反常,因为这些的反常,让他不再会对生活感到喘不过气。不只不会喘不过气,甚至他开始感觉到⋯⋯开心。

他甚至不知道是什么让他感到开心,不再对一成不变的生活感到固定而乏味。

是因为他好看的容貌,还是因为他与自己截然不同,却让自己着迷的性格呢,亦或者是他那绛紫色的眼瞳中,总会透出宛如钻石般的璀璨光芒。

他不知道,甚至无从去寻找解答。他只知道,他的一切能让他开心,能让他放松。

“安迷修,一起去逛逛吧。”靠在栏杆上的雷狮偏着头对着身侧的安迷修说道。

闻此,安迷修也偏头看向了雷狮。

“去哪?”

“河畔那个公园怎么样?”他带着放肆的笑容,问着自己道。那样的笑容就像阳光一样的,灼伤着他,却还是会义无返顾的去接近去触碰。

有着让人想告诉的魅力。

真是狡猾呢。带着这样的笑容,谁会拒绝啊。

他喜欢雷狮。当他突然意识到这件事时,他才发现了他的作业本上,已经写满了满满的雷狮了。

这样的意识没有让他因此而开心,这反而让他感到⋯⋯困惑跟害怕。

他害怕他太靠近他的光亮,会就这样被燃烧殆尽。

他开始害怕雷狮如果知道自己的心情后,会不会因此而讨厌自己;他也很困惑,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这样的心情到底能不能称得上是爱。

所以他选择离开点亮他一切的光芒。生活又再次回到了最初。紧凑的,喘不过气的,无趣的。甚至多加了一味,担心的。

每次和雷狮的对话总让他感到胆战心惊,他害怕自己的表情,自己的动作,自己的言词会让雷狮发现自己的心情。

他恐惧让反常变得更加反常。

所以他尝试交了一个女朋友,他希望这样能让他回到最初的“常态”。自己这样的举动,却也只是把雷狮推向班上的女孩,让他与那些女孩的互动更加的频繁,让自己的烦躁感更加的强烈。

这一切也只是治标不治本,他心思还是一样的会被雷狮牵走,被他的一颦一笑吸引。一切不在他所想的轨道上行走,反而越走越歪。

光亮总是这样的,尝到了光明的美好,谁想再回到黑暗之下?

牵着女孩的手,他俩走在江边。午后的江边,阳光普照,很是温暖。顺着水流,两人走到了下游处的小公园。

女孩有着一头冰蓝色的头发,和雷狮不太一样的,女孩给人的感觉总是一样的宁静而稳定。就像平稳流着的水一样,能给人平静也能让人看清。

“安迷修。”女孩放开了他的手,往前跳走了几步。接着回身看向了身后的安迷修。

她凑到了安迷修的眼前,两对碧潭相映,一边是那样的狂乱而不稳,另一边却是那样的平静而稳定。

“嗯?”

“有些事情错过了时间就回不去了。”语毕,女孩又拉起了他的手,朝着公园外跑去。

“安莉洁⋯⋯等等!”然女孩并不理会他的话语,她拉着他跑到了公园旁的咖啡厅内。

拉着他跑到了咖啡厅内位于隐秘角落的位置前,接着她放开了他的手,朝着坐在椅上的样貌绝美的黑发少女的手腕,伸手便将其拉起。

下一秒便带着少女离开了咖啡厅,留下坐在椅上的雷狮和仍旧站着的自己。

雷狮翘着脚,偏头看着窗外。窗外的景色是那样的平凡,却又是那样的不凡。

“⋯⋯雷狮。”他试着唤了雷狮的名字,然对方却并没有反应。

这让他有些窘迫,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。

“安迷修。”在几秒的沉默过后,雷狮开了口。他开口叫了安迷修的名字,但却不像在喊他,反而更像是尝试在那之中,找寻着什么感觉一般的反覆的咀嚼着。

然后,他偏回头看向了站在自己身侧的安迷修。

湖绿就这样映照在了缎紫之中,在那之中的狂乱和不稳是那样的相似。不同气质的人,透出了相同的感情。

他们对对方有着相同的感觉,一切是那样的真实,又那样的令人振奋。

美好就像虚幻,一切的建立就像那断垣残壁般的富丽堂皇似的,在最简单的初始当中,找寻最美好而独特的所有。

“我喜欢你。”奇迹似的,同时说出了一样的话。

在最平凡的话语中,创造最不凡的奇迹。
####
“别再看着我傻笑了,都吃不下饭了。”雷狮用着汤匙敲了下安迷修的头。这下安迷修才从回忆中,被敲得回过神。

看着眼前的恋人,安迷修不禁露出了安心的微笑。

他是我生命中最大的反常和最大的变化,却也是我生命一切美好的根源。

我的平凡,因为你而不凡。
Fin.

该死,我终于写完了(爆肝
我总是很不理解自己,到底为什么要熬夜到三点把这篇该死的文写完(抹脸
好啦,我知道现在看完的你大概在想我到底看了三小吧
反正我文笔烂不是两三天的事了,还请见谅啊(抓头

那就先这样啦,谢谢所有小天使的爱心蓝手!

安雷 非典型ABO 《发情期的Alpha会⋯⋯?》


Alpha安XOmega雷

就是那个Alpha有发情期,然后发情期会一直抱着Omega哭的那个设定。通常越强的Alpha在发情期,会有越大的反差。

噢然后这篇文是沙雕文,我全程放飞自我
而且文笔烂到炸裂,所以慎看

我贯彻了在开车边缘展翅高飞的人生格言

###

“雷狮是不是不要我了⋯⋯”这是安迷修今天第不知道几次的问自己。

他整天都非常的不安及焦躁,他知道,这是发情期的征兆。他尝试着能让自己冷静些,但一直没回家的雷狮,让他一点都没法冷静,只是徒增的焦虑。

明明雷狮说了今天会回来的,为什么这么晚了还没回来?是路上塞车吗?是遇到了什么事吗?工作量又增加了?还是⋯⋯还是他不要我了?!

不可能的,安迷修用力的摇了摇头,似是想把刚才那样的想法摇出脑内。但在怎么用力的摇都还是没有用,他只会更加的担心,不会因此而放下心来。

房间内的茶香味加剧,味道已经变质的像是泡过头了的茶。越发浓厚的信息素,无非就是在提醒着他,自己现在有多需要看到自己的Omega。

无法安心。

他很讨厌这种感觉,但却束手无策,这就是发情期时会产生的正常反应,就连是平时温柔冷静的安迷修,也不可能例外。

不⋯⋯不如说就是因为平时的冷静,才会让自己在发情期的不安感会这么浓厚。

“雷狮⋯⋯”他呢喃着爱人的名字。

快点回来啊。他蜷缩在沙发的角落,这样的在心里喊着。

而这时的雷狮正在经历的,是在出差时间被加工作,好不容易处理完,却又遇到塞车的情况。不得不说,安迷修在发情期时的乱想,意外的精准。

除了不要他的那个部分。

“怎么偏偏在这时候塞车!”雷狮用力的敲了方向盘。

他现在很急躁,非常非常的急躁。他当然知道今天是自家Alpha的发情期,也就是因为知道他才会这么急躁。

天知道自己晚回去,自家的Alpha这次又会搞哪一出。他以前还不是很会算他发情时间的时候,有一次跟公司的员工喝酒喝太晚。

结果安迷修打给了雷狮的两个哥哥,问了一堆问题,还一直讲到哭,让雷狮真的觉得尴尬到他很想死(虽然安迷修本人也是觉得尴尬到想死)。还让这件事变成每次被两个哥哥调侃的题材。

而且不只打电话,他偶尔也会演个什么芭乐剧情节。有时候会在他回家时再在楼梯间大哭,说什么不要离开我,闹得整层楼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
要不然就是他会跑到邻居凯莉跟安莉洁的家里,跟安莉洁诉苦和乱哭,直到凯莉看不下去的出去外面把雷狮用最快的速度送回来。

这类的蠢事,雷狮已经遇到不少次了。而他,虽然真的觉得很烦又很让他尴尬,但有时候他又会期待这次安迷修又要搞哪出了。

好不容易回到了家,雷狮看了下手机。

嗯,这次不是乱打电话。

坐上了电梯到了自家的楼层,楼梯间没有人。

嗯,这次没有芭乐剧。

看了下邻居家门,门口没有鞋子。看来两个人是出去了。

嗯,看来也没有去烦凯莉他们。

那么⋯⋯雷狮转动钥匙,便将大门打开。他应该是乖乖的待在家才对。他不禁松了一口气。

门一推开,他便看到整个房子都是黑的,没有开灯。若不是整个房子里都是浓到有点夸张的茶香味,不然他都要以为安迷修不在这了。

他将客厅的电灯开启后,走到了房间,将房门推开。房间的灯也没开,但茶香味很明显更加浓厚了。

他想把房间内的灯打开,但还没摸到开关,他便被一只有力的手拉进了衣柜,那是自家Alpha的手。

衣柜里他的衣服被自家的Alpha堆成了一座小山,而自己则是被Alpha紧紧的抱着。就像是害怕玩具被抢走的小孩一样,雷狮感觉到他又收紧了手,这把他勒的有点痛,但这时候的他什么都不能说,他不想他的Alpha又哭的更厉害。

“安迷修⋯⋯”他想尝试安抚。

“雷狮,不要离开我。”他话还没说出来,就被Alpha打断。

“不要离开我⋯⋯拜托。”他感觉到他的肩膀上有点湿掉,他知道那是安迷修把他的眼泪蹭到他的身上。

“我不会离开你。”雷狮伸出了手,轻拍了下压在自己肩膀上的头。

他揉了揉爱人的头发,伸手回抱住了他。安迷修用着蓬松的头发,似是大型犬撒娇般的,来回轻蹭着雷狮的颈部。

雷狮被蹭得有些发痒,推了推他的头。并在安迷修将头抬起的时候,轻吻的下他的嘴角。

这些都只是安抚而已,却也就足以到让安迷修感到安心。但安心远远不够,他现在不只需要安心而已,更需要能感觉到现在怀里的Omega就是自己的所有物的实质感。

他尝试加深了雷狮的吻,他伸出舌头舔过雷狮的唇,然后便顺着空隙滑进了他的口中。他肆意的夺取爱人的所有气息,掠夺着属于他的Omega的气味。

空气中开始弥漫出了些微酒气。那是雷狮的信息素,红酒。

雷狮被吻得有些喘不过气来,原本只是轻搂着的手,因为缺氧的关系,下意识地收紧了许多。

眼角已经开始泛红,已经习惯了和安迷修的他,根本没办法拒绝安迷修现在的攻势。可他真的太累了,出差的这三天他根本没有一天有睡好觉的。

每天有各式各样的会要开,琳琅满目的文件要处理和一大堆地点要勘查,常常是凌晨就要起床准备,到深夜才能回酒店休息。

因此在安迷修终于舍得这个吻之后,缺氧的雷狮靠着安迷修的肩头便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。

对此,已经接受过安抚的安迷修,也便没有在继续下去。他清楚自己的爱人这三天的辛苦。他轻蹭了熟睡的爱人,轻声的在他耳边说了声晚安。

而他则是紧抱着雷狮,也闭上眼的睡了过去。

直到雷狮醒来,他意外的发现睡在安迷修的怀里一整晚。对,这很浪漫没错,如果撇去他们是睡在衣柜里面的话。

衣柜的空间其实不大,两个大男人在里面其实可以说是有点挤的。在这样的地方睡觉是很不舒服的。

雷狮很不能明白为什么安迷修不要抱着自己回床上睡,但考虑到发情期的Alpha会智商掉点,他便能大概理解了。

看着自家爱人熟睡的蠢脸,他恶作剧心突发的,轻咬了下他的脸颊。安迷修像是有感觉到的皱了下眉头。

雷狮低低的笑了笑。

算了,睡衣柜就睡衣柜吧。他挪了挪身体,在安迷修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后,便也阖眼继续睡了下去。

###

隔天,雷狮终于猛然想起了自己之前为什么会这么讨厌Alpha的发情期。从他清醒开始,安迷修便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抱着他,好像把他当抱枕似的,一点都不让他移动。

已经过中午了,安迷修还是一样的抱着他坐在床上,他唯一能做的事情只剩下看电视。但偏偏安迷修也不让他看电视。

当他尝试把电视打开,便马上被安迷修关上,然后用一句你只能看着我给打发掉了。

雷狮想骂人,但雷狮不说。

又过了几小时,他饿了,但安迷修还是不给他移动。这次他就没这样乖了。他想办法挣脱安迷修的怀抱,用最快的速度找到食物,然后回到安迷修的怀里。

赶在安迷修开始哭前。

雷狮他这辈子真的没这么讨厌别人哭过。你能受得了你家的Alpha就因为你想找食物而离开一下,所以开始大哭吗?

反正不管你行不行,雷狮他是不行。

但上厕所就没有这么顺利了。坐在马桶上的雷狮,听着外面的安迷修的哭声和敲门声,这个瞬间他真的很想死,但他忍住了。

他不禁怀疑,是不是发情期的Alpha除了抱着自己的Omega之外,都没有其他的生理需求了。也不吃东西也不上厕所,就这样一整天抱着他,也不许他做其他事。

说真的,雷狮是很受不了的。但受不了归受不了,他还是会不厌其烦的安抚他的Alpha,回答他一个一个毫无意义的问题,接受他一整天的拥抱。

他的耐心好像在这个Alpha身上,有极大的限度。这让雷狮他怀疑自己有点被虐倾向。

他总是想着,反正,也还没到不能让人接受的程度。

最好是⋯⋯。

“雷狮⋯⋯雷狮⋯⋯拜托不要离开我。”安迷修用著有些哭哑的声音,在雷狮的耳边说着。

气轻刮着雷狮的耳,让耳朵染上了淡淡的红。

“⋯⋯哈⋯⋯啊⋯⋯不会⋯⋯⋯呜⋯⋯”他试着组织出话来安抚,但在自己深处不停进攻的东西,不停的挤碎他的言语。

他抬起头看着自己身上的爱人,萤绿色的眼瞳盛满着水,好似下一秒就会溃堤,无辜的就好像被欺负的小狗一样。

每次看到这样的光景,雷狮就很想大喊,妈的被欺负的明明是我好不好?!你到底哭屁啊!

所以雷狮就想说了,妈的Alpha发情期真他妈麻烦。

Fin.

###

这是在南京家庭旅游的柴,无聊的脑洞
希望大家喜欢,然后需要一点鼓励

谢谢所有小天使的爱心蓝手评论




“Just be dancing.”

####
太喜欢第一张了!
我家安迷修太有想法太厉害了😭😭😭(继续哭

连同后面跳舞的分镜都是他想的
我只负责出一张嘴说想拍而已
他太厉害了😭😭😭😭😭

也特别感谢来帮我的阿泉
还有天狗把我拍的跟仙女一样

最谢谢小曦愿意当我的安迷修了😭😭😭

那天拍得实在太开心了😭😭✨✨

安迷修/沈曦
摄影/天狗
后期/天狗、沈曦

我觉得我兴许要快死了

我家的安迷修实在太好看啦😭😭(大哭特哭)
看看明后天修完照会在出图
先让大家看看我小崩溃的内心

好生气为什么安迷修长这么好看啊😭😭😭😭(疯狂的哭着)
我长好丑啊我的天😭😭😭😭😭(鬼哭神嚎)


安迷修/沉曦

安莉洁/柴君(原泼)

摄影感谢/天狗